庞梦晗

     中共党员,国际商学院2011级毕业生,毕业后以系综合排名第一的成绩保送至哈尔滨工业大学经济系攻读硕士研究生。曾任国际商学院团委学生会学习部部长、外籍教师教学秘书、学术中心辅导员;校外任职:市蓝丝带海洋保护组织策划部负责人、新东方学校助教、平安银行国际业务部结算员等。曾获辽宁省优秀毕业生、省政府奖学金、校一等综合奖学金、校一等学习奖学金、校科技创新奖学金等荣誉;曾获辽宁省挑战杯一等奖、校英语比赛第二名等好成绩;曾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

                                          

你的生命里有没有这样的小美好

        ——记学生眼中的外籍教师

Steven Henry

        Steven Henry是教商务沟通的美国外教。私下我们会谈论他个高腿长、眼睛明亮、声音低沉温和的帅帅外表。但要声明的是,我们尊重并喜欢他完全是因为他的灵魂。此刻兢兢业业、和善美好、才华横溢又很低调,常常孩子气,但一上讲台就用平和柔软的语调hold住全场的灵魂。这个曾和我们隔了两个大陆一条海峡的灵魂。

        所以,走廊中听到他讲话时,总会有人很雀跃地对身边的朋友说,“听...是H。”

        满满的骄傲与自豪。

他的归属感

        这样一个挺拔精神,面目温和的H十分出彩,却没有表现出宛如夜空星辰般的高高在上。相反,他即使是想和家人看海听风寻找归属感,也似乎抱有一种“世界给我什么便是什么”般安于现状的好态度。但我猜他的这份孤单早在学生的陪伴中变的不太容易被察觉了吧。

        有事没事地找他聊天或问题目时他都有问必答,即使我们找他的时候小心翼翼,还怀揣着害羞口语很差又迫切希望练习的矛盾心情。他很能聊,也很风趣,偶尔会鼓励一下我们的英语发音。看到我心血来潮时的潦草之作,他会开玩笑地说羡慕我对生活中各种美好的发现和热爱。这些平凡却可亲的话语,比他在课上讲授的知识,更让我受到鼓舞。

时间倒回到最初的最初,我们和H都有过同一轮月亮

        在H课上的优等生大多每天早点去教室,在学院看书到晚上,四年就这样平静下去。他告诉我们自己曾经也是循规蹈矩的乖学生,可以成为有稳定职业的律师。但当别人都以为他会一直在法律的路上前进时,他出国了。从此奔向另一种生活,舍弃一切来到大洋彼岸。他以前的生活并非苦闷无望,也并不是为努力摆脱某种枷锁或者倾心于可观的收入才来这里走一遭。“不来的话该错过多少风景呢?还有多少未知的结局没有机会遇见呢?”他说这些话时,语气欢欣,神情闪耀。仿佛这里的工作与生活是他思想中升腾的山川河流,即使在美国能安稳地低头看脚下的路,他也选择一定要抬起头面向大洋这边的月亮。

       当我听到这些话时,正坐在教室里一个相对偏僻的角落。窗外的习习凉风穿过的是月亮模糊疏离的剪影。瞬间我恍然发现,自己内心里没有停止过对一轮满月柔情厚重的期待。许多事情不是就这样了,总有明亮的月色如梦想般与人为伴,让每个人有勇气开始一次改变。我相信如果时间倒回到最初的最初,我们和H会看见同一轮月亮。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圣诞节是学院被隆重装点的时刻。伸手便触及的小雪花,圣诞树上摇摇晃晃的铃铛和卡片,会让异国的外教们心里软软一暖吧。 忘记是谁把那顶圣诞帽戴在他们的头上,红彤彤的帽子顶着一个白色绒绒球,如果从玻璃窗上看自己,一定有点滑稽。我们说笑着不肯相信这已是融尽他们的审美而创造出的造型。然而每到圣诞节,他们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幸福,仿佛看到家人正热气腾腾等他们开饭似的。一种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幸福拥有。

 

Joseph Cheong

        Joseph Cheong 是教电脑技术的新加坡老师。那种第一眼见到时,会让人联想到什么棉布袜子、白衬衫、木地板和落地窗之类的闷骚Geek.

课堂上他爱大家在一起的氛围

        他的课总会占用第一节。在同学们常常眼神游离,气息微弱欲睡的时刻。而这样的气场下即使是清醒的学霸们,也会间歇性失忆地不回应他提出的问题了,心中疑问哪里来只公鸡专在此刻不合时宜地惨叫......然而当我们抬起头,却见他扭动着的五官,表情也真是让人精神一振。伴随着营救公鸡的善念,我们的睡意在笑声中不留痕迹的散去。或者他总用这种方式,有意无意的将内在的,孩子般的那个自己一点点释放,又或者是他在对真实自我进行一次突破。总之,让我们相信,每个人都可以努力做到,对不熟悉的新环境依然有沟通的真挚和热情。我们知道,他一直如此爱和学生在一起的氛围。

同为萌宠控的惺惺相惜

        他一人独居,家里有好多只加菲猫。大眼睛,脸像被拍扁一样。(第一次我见到时以为它们遭到家暴)他常发很有爱的照片到微信朋友圈,以此见证他每天又当爹又当妈地照顾这群“家人”。很多同学去过他家里看猫窝、平时护理用的猫盆、猫粮和猫玩具之类。他应该很爱干净,不过这好习惯是他有了猫娃们才培养的吧。

        前不久他又在微信朋友圈发了几条状态,有个小不点抱住他的手指打瞌睡,原来是猫猫半夜生崽。经过他几个小时无微不至的照料,几颗小心脏终于颤颤巍巍着变乖了。我们后来去他办公室时,他从兜里拿出了那两只小猫,还用白色的奶瓶给它们喂奶。目光温暖动作柔和的一幕把我们的记忆带回小学时代的校门口。那里偶尔会卖小螃蟹、小鱼、小仓鼠之类的动物。我用泡沫箱养过几只小黄鸡,放学后就一只一只抱一会儿,还会对每一只说一会儿话,“今天又冒傻气了吧。”它们也回应似的唧唧喳喳和我闹着玩,我那时的生活真是自得其乐呢。所以看着现在同为忠实,有恒心有毅力的萌宠控J,我们能体会他是如何生活在与猫咪的众乐乐之中的。阳光透过一整面落地窗,清新中他养猫、看书、散步,心慢慢的放开。一些结不清的情绪,偶尔的孤独和黯然,托付在了对小猫真心诚挚的爱护中。身在缺少安全感的陌生环境,却让小猫们时时看见、嗅到他的爱;捧过小猫,一面摩挲,一面听那清脆稚嫩的“喵呜”声,一个鲜活的小生命给与的信任,有时那样真切而打动人。他们是彼此的定心丸。

        其实身边越来越多的像Steve Henry, Joseph Cheong一样的外国人来到开放、文明、现代的中国,在这里继续他们的工作、生活和学习。他们都积极努力让生活变得充满快乐、充满活力,他们懂得寂寞,懂得独在异乡为异客,却更懂得爱和与人为善。我们从没想过能和这些金发碧眼成为好朋友,商学院就是这样,把许多的不可能变成可能,他们是一直给我们带来正能量的“国际偶像”;也是这几年陪我们走过小美好,写下小回忆的,我们青春中的另一个自己,另一个梦想。

 
| 辽ICP备15016682号-1 | 版权所有 辽宁师范大学国际商学院 | Copyright 2015 LNU-MSU College of International |